• 安徽萧县消防深入辖区娱乐场所开展消防产品质量监督检查 2019-06-13
  • 宾语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6-13
  • 韩国地选结果轮廓初现 文在寅所在党派大获全胜 2019-06-07
  • 万盛经开区石林镇:做好迎客准备 进入旅游旺季模式 2019-06-07
  • 长城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 采访设备采购公告 2019-06-06
  • 水费欠账竟“穿越”16年?用户质疑:为何没见催缴过? 2019-06-06
  • 羊肉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6-02
  • 永济:雨天采摘黄花菜 多元增收过端午 2019-06-02
  • 妳这四两是想说:只有懒惰,才能激励荷尔蒙[微笑] 2019-05-28
  • 这个周末恒大金碧天下邀您一起看童年的马戏节 2019-05-28
  •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 请祖国检阅 2019-05-26
  • 亚冠-鹿岛vs上港首发:胡尔克缺席 对手仅派一外援 2019-05-26
  • 【世界杯·望俄打卦】哥伦比亚VS日本,哥伦比亚或技术性击败日本 2019-05-24
  • 我们包住内力,在不断变化中寻找契机可出击可借力亦可卸力。 2019-05-24
  • 共产主义社会,马克思主义对未来的科学预测。对于共产党人来说,是自己的信仰,对于相信这种科学预测者来说,是一种价值追求。至于未来的共产主义实行什么样的分配方式,马 2019-04-26
  •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- 第三百七十四章 叛乱爆发

    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空想之龙 书名: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
        夜幕降临,随着温度降落,雾气渐渐浮现,越来越浓郁。

        沐浴在浓雾弥漫的夜幕中,全部雾隐村显得格外的安静,大街上几乎没有了行人,所有的商展也都结束了营业,连灯火都十分少见。

        只有偶然的几声犬吠,和街边乞丐因饥饿而发出的苦楚呻吟,让雾隐村显得有了几分赌气。

        忽然。

        安静的街道上,涌现了一道道黑影。

        这些黑影如同鬼魅,在浓雾中悄无声息的穿行着,甚至连稍微的破风声都没有发出,可见这些人全是精研雾隐暗害术的忍者。

        “啊...”

        未几久,水影大楼的方向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!

        这刺破安静夜色的哀嚎,仿佛是骚乱的开端,紧接着,一阵阵嘶吼,一声声咒骂,以及那尖锐刺耳的警报声在雾隐村中接连响起。

        “终于开端了!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些嘈杂,身处雾隐村中的许很多多心怀鬼胎之人,脑中同时闪过了这个动机。

        这时,身处一间民居中的日向镜也撩开了窗帘。

        “一处...两处...三处...四处...一共有四处交战点么...”

        由于应用的是火遁分身,没有白眼的日向镜无法看透窗外的浓雾,但只凭交战的声响,他便能大致断定出外面的战况。

        外面的混战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爆发的,交战点一共有四处,全都缭绕着水影大楼。

        雾隐村的其他区域隐约也有战斗产生,不过那些战斗,要么是有人在趁火打劫,劫掠商社,要么是反叛方故意挑起,牵制仍忠于四代水影的雾隐暗部,让他们无法及时声援水影大楼。

        “是时候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暗道了一声,日向镜身形一闪,消散在了原地。

        而这所民居的主人,对闯进自己家中的日向镜置若罔闻,仿佛没有察觉,待日向镜离开后,他才缓缓回过神来,而当他听到了外面爆发的战斗声后,立即躲在角落,瑟瑟发抖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在雾隐村这种骚乱时常产生,居民们只能咬牙遭遇...

        ………

        水影大楼的地宫中。

        干柿鬼鲛推开了一扇石门,扫了眼门后的密室,见密室中还静静立着两个身影,旋即脸色一沉,不动声色的走了进往。

        密室中的两人,这时也将眼力投向了走进来的鬼鲛,但很快他们便不约而同的收回了眼力,保持着沉默,而密室内也再次恢复了静寂。

        倚在墙壁上,鬼鲛感到了一些不自在。

        这种‘不自在’,源于密室中另外两人给他的压迫感,鬼鲛自忖,当下的雾隐村中能给他压迫感的忍者已然未几了,所以他不禁暗暗猜测起了对面两人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“从发饰上看,是辉夜一族的吗,他们不是已经族灭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另一个家伙看不出身份,但在他的眼前总有一种被看透的感到,是我的错觉吗?”

        由于对面两人都是雾隐暗部的打扮,还戴着面具,所以饶是鬼鲛见识非凡,一时间也很难猜出这两人的真实身份。

        就在鬼鲛暗自思忖的时候,一阵脚步声,从密室的深处传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未几时,一个瘦小的身影涌现在了密室中。

        “水影大人!”

        包含鬼鲛在内的三人,同时朝着那瘦小的身影行了一礼。

        涌现在密室中的瘦小身影,不是别人,正式长久没有在村庄里露面的四代水影枸橘矢仓了,他眼力略有些呆滞的扫了眼前的三人一眼,随后落在了其中一人的身上,不含情绪的冷冷道:“竜,再有下次,我会亲手挖掉你的红眼!”

        名叫‘竜’的雾隐暗部,却拔出了长剑,厉声喝道:“你不是四代!”

        竜是雾隐瞳术血继豪门红眼一族在雾隐仅存的一名忍者,由于红眼一族也参与了之前血继忍族掀起的那场叛乱,竜固然没有参与家族的叛乱,但也受到了连累,只得隐姓埋名参加了暗部,成为了暗部中不起眼的一员。

        刚才,见到四代水影时,他下意识的开启了红眼,创造四代脑部布满着其他人的查克拉,而这明显是被幻术把持才有的现象。

        随着竜的一声厉喝,鬼鲛和另外一人也戒备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嘿...”

        这时,四代水影的身后传来了一声轻笑,紧接着,一个戴着漩涡独眼面具的身影从四代水影的身后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竜质问道:“是你用幻术把持了四代?”

        将水影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带土耸了耸肩,随后摊手笑道:“果然瞒不过你,真是一双令人讨厌的眼睛??!”

        “晓组织?本来四代早就被你们把持了!”

        见到了身穿红云服的带土后,鬼鲛恍然大悟,之前的种种猜测全都有了成果。

        带土没有否定,而是将一份份文件随手甩到了地上,淡淡道:“竜,假如不是我,以你红眼一族余孽的身份,早就被暗部处决了。鬼鲛,西瓜山河豚鬼几次要杀你,可都是我拦下的。莲花,不是我把你从逝世牢里救出来,你恐怕连骨头都已经烂掉了吧?!?br />
        捡起地上村庄签发的各种处决文件,鬼鲛三人的脸上阴晴不定。

        经历了一番思想奋斗后,竜垂下了持剑的手,问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莲花也看向了带土,眼力中既有期盼,也有警惕。

        鬼鲛则咧着鲨鱼一般的嘴巴,笑道:“你以四代的名义,将我们召集到这里来,应当不是为了杀我们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!”顿了顿,带土说道:“你们都是被村庄抛弃的弃子,留在这暗无天日的村庄,早晚会被像扫除垃圾一样扫除掉,为什么不选择另外一种活法呢?”

        竜怀疑道:“你想让我们参加晓组织?”

        带土笑道:“不错!”

        竜和莲花对视了一眼,随后齐齐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作为参与了反叛的红眼一族和辉夜一族的余孽,竜和莲花在雾隐村中已经没有了容身之地,所以他们对雾隐本身也没有多高的虔诚度。

        再加上晓组织一战成名,力挫木叶,云隐,砂隐三大忍村的联合突袭,参加这样实力壮大的组织,对他们来说等同于重生。

        鬼鲛也早就厌倦了雾隐无休无止的相互残杀,沉吟了片刻后,也批准了带土的提议。

        “很兴奋,你们都做出了正确的断定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三人都是带土经过层层筛选,挑选出来的,所以他们的选择,带土早有所预感。

        鬼鲛这时问道:“那外面的叛乱,怎么处理?”

        带土满不在意的撇了撇嘴:“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,在适当的时候,你们往结束这场闹剧吧,但要记住,不要杀了再不斩?!?br />
        竜问道:“为什么不杀他,你想把他也收进组织?”

        带土笑道:“组织对他没有兴趣,只不过留着他,恶心村庄里的那些老东西们,你们不感到这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吗?”

        再不斩属于野心超过了实力的那一类人,对这种人,带土兴趣乏乏。

        实际上,雾隐村内带土最看好的只有干柿鬼鲛一人,至于红眼一族的竜和辉夜一族的莲花,假如不是神组织给带土的要挟太大,他是不筹备将他们俩招进组织的,由于这两人的心思很难猜测,无法信任,也难以把持。

        听了带土的话,竜和莲花都咧嘴笑了。

        之前弹压血继豪门反叛的雾隐长老们,固然也逝世伤惨重,但还是有几人残留了下来,而作为血继豪门余孽的两人,对这些老家伙们自然没什么好态度。

        鬼鲛问道:“那他手上的鲛肌呢?”

        带土并不在意的说道:“你要是能抢到的话,鲛肌就回你了!“

        鬼鲛笑了笑,不再多说什么...

        ………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操控火遁分身的日向镜,绕开了水影大楼外围的战斗,悄然潜进了水影大楼中。

        “你...”

        一位雾哑忍者刚张开口,日向镜手里的短刀就刺进了对方的胸膛,让对方的呼喊声还未荡开,便戛然而止了。

        抽出了短刀,日向镜一边甩掉了刀上的血渍,一边暗暗腹诽道:“内部的防卫这么单薄么,太儿戏了吧?!?br />
        他一路潜行,竟只碰到了三位雾哑忍者,而且都是寻常的中忍,这实在是令他有些匪夷所思。

        分辨了一下方向,日向镜来到了水影大楼的西南侧,暗忖道:“进口在哪呢?”

        根据间谍传回的情报,雾隐的秘术档案库和收躲库,全在水影大楼下方的地宫中,而地宫进口就在日向镜此刻所在的区域,只是具体在什么处所,村庄安插在雾隐中的那名间谍也未能打探明确。

        开启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后,日向镜仔细视察起了四周。

        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固然没有白眼的透视能力,但在细微处的洞察,却在白眼之上,所以经过一番视察,日向镜立即创造了一处隐蔽的暗门。

        打开暗门进进了地宫,日向镜根据自己的经验,专门循着封印术式密集的区域搜索,很快就创造了一座疑似秘术档案库或收躲库的处所。

        “两个小队,八名忍者么...”

        躲在拐角的日向镜,锁定了八名守卫的地位后,旋即缓步走了出往。

        “谁???”

        “站??!”

        看着忽然走出的日向镜,八名守卫纷纷戒备了起来,不过见到对方仅有一人,而且是雾哑忍者打扮,守卫们没有急着动手,而是散开了阵型,将日向镜围在了中心。

        见日向镜不言不语,领头的守卫恶狠狠的说道:“你毕竟是谁,为什么会涌现在这里?你最好诚实答复,否则,我不介意让你品尝一下我们血雾之乡的严刑!”

        日向镜嘴角一挑,眼眶中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随之缓缓旋转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刹那,一道金色的虚影从日向镜的身材中投射了出来,眨眼工夫,那金色虚影便幻化成了手持两柄金色长剑的半身伟人。

        看着忽然涌现的金色伟人,八名守卫都陷进了短暂的呆滞。

        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,手持金色火焰双剑的半身金色伟人,便蛮横的将他们瞬间斩成了一团团含混的血肉!

        解决了门口的守卫后,日向镜的眼力落到了眼前的密库上。

        这间密库的大门上此时正闪耀着封印术式的光华,显然是被雾隐刻录了十分高超的封印术,而日向镜对这种封印术一无所知,想要通过正常的方法解除这道封印术毫无可能,所以他才发动了‘须佐能乎’,筹备强行破除。

        至于刚才那些守卫,只不过是顺便解决而已。

        轰...

        伴着一声‘轰隆’,在日向镜‘须佐能乎’金剑的斩击下,那闪耀着光华的封印术只抗争了不到三秒,就彻底崩解,密库的大门也随之垮塌。

        日向镜收起了‘须佐能乎’,踱步走进了这间密库。

        环视了一圈后,日向镜略有些扫兴的说道:“是收躲库么...”

        作为五大忍村之一,雾隐的收躲库按理说应当是宝物众多的,但考虑到水影都沦为了带土的玩物,收躲库里就算真有好东西,恐怕也早被带土洗劫了。

        因此,相较收躲库而言,日向镜更想洗劫雾隐的秘术档案库。

        不过都已经进来了,日向镜自然要好好逛一逛。

        雾隐收躲库里,最多的躲品就是刀剑了,一排排展现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刀剑忍具,不过都算不上珍品,比起日向镜自己的草薙丸差远了。

        很快,日向镜来到了收躲库深处的一个展现架前,眼力一凝,喃喃道:“雾隐七忍刀...”

        ………

        地宫另一端。

        在日向镜动用‘须佐能乎’斩碎收躲库大门时,感受着地面微微震颤的带土眉头一拧,暗道:“有人闯进地宫了?”

        外面固然在爆发鏖战,但地宫内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封印术式,地面的震动,是无法传递到地宫深处的,所以只有可能是地宫内部也爆发了战斗。

        动机一动,他便一脚跨进了漩涡中,消散在了原地。

        片刻后,一道漩涡突兀的涌现在了收躲库中,带土从漩涡中走了出来,凝神看向了正在打量一个展现架的日向镜。

        看着一身雾哑忍者打扮,还戴着雾隐暗部面具的日向镜,带土有些纳闷,暗道:“这个女人是谁?是雾隐长老那一边的人,还是其他村庄的间谍?”

        想到这,带土伸手探向了日向镜的后背...</div>


    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.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,或对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
    copyright (c) 2011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安徽萧县消防深入辖区娱乐场所开展消防产品质量监督检查 2019-06-13
  • 宾语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6-13
  • 韩国地选结果轮廓初现 文在寅所在党派大获全胜 2019-06-07
  • 万盛经开区石林镇:做好迎客准备 进入旅游旺季模式 2019-06-07
  • 长城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 采访设备采购公告 2019-06-06
  • 水费欠账竟“穿越”16年?用户质疑:为何没见催缴过? 2019-06-06
  • 羊肉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6-02
  • 永济:雨天采摘黄花菜 多元增收过端午 2019-06-02
  • 妳这四两是想说:只有懒惰,才能激励荷尔蒙[微笑] 2019-05-28
  • 这个周末恒大金碧天下邀您一起看童年的马戏节 2019-05-28
  •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 请祖国检阅 2019-05-26
  • 亚冠-鹿岛vs上港首发:胡尔克缺席 对手仅派一外援 2019-05-26
  • 【世界杯·望俄打卦】哥伦比亚VS日本,哥伦比亚或技术性击败日本 2019-05-24
  • 我们包住内力,在不断变化中寻找契机可出击可借力亦可卸力。 2019-05-24
  • 共产主义社会,马克思主义对未来的科学预测。对于共产党人来说,是自己的信仰,对于相信这种科学预测者来说,是一种价值追求。至于未来的共产主义实行什么样的分配方式,马 2019-04-26